<ins id="lbbrx"></ins>
<del id="lbbrx"><noframes id="lbbrx"><del id="lbbrx"></del>
<cite id="lbbrx"><noframes id="lbbrx">
<ins id="lbbrx"></ins>
<cite id="lbbrx"><noframes id="lbbrx">
<ins id="lbbrx"><noframes id="lbbrx">
<ins id="lbbrx"></ins>
<cite id="lbbrx"><noframes id="lbbrx">
<cite id="lbbrx"><noframes id="lbbrx"><cite id="lbbrx"></cite>
免費發布課程
當前位置:招考通 > 網站新聞 > 高考專題 > 高考資訊 >  回望高考40年:致敬! 奮斗的青春

回望高考40年:致敬! 奮斗的青春

發布時間:2017-05-28 21:00:40  來源:招考通  瀏覽:   【】【】【

▼1977年,在北京參加高等學校入學考試的青年正在認真答卷。 (資料圖片)

▼毛坦廠中學送考 (資料圖片)

▲備戰 曹正平攝

對于當年的眾多年輕人來說,高考恢復的消息不啻于冬天里的一道暖陽。是高考,改變了莘莘學子的人生軌跡,堅定了人們“知識改變命運”的信心,也開啟了科教事業改革的大門,推動中國走向科學的春天。回望40載風風雨雨,留下的是那些青春過往的美好記憶——

命運轉折的起點

□ 王 毅

歷史的必然性,就以當年一個務實領導人在教育座談會上當場拍板,馬上恢復高考的偶然性而展現出來

1977年國慶節后不久,母親告訴我,《人民日報》登了恢復高考,當年冬天就進行的消息。“毅伢子,你何不去試試?”我至今還記得她欣喜鼓勵的神情。

當了四年礦工,一直沒放棄讀書的愛好,我何嘗不想去?但三班倒重體力勞動,又沒有復習材料,能考上嗎?我鼓起勇氣與班長說了,沒想到這位小個子的豫東籍老礦工倒是支持,保證我每周一天的公休,實在不行還可以請點事假。

12月9日,我走進設在河南省伊川縣高山公社中學的考場,兩天考完語文、政治、史地和數學四張試卷。這一年是各省自己命題,河南的作文題二選一,我選了“我的心飛向了毛主席紀念堂”,自己感覺寫得不錯,因為夏天去承德探親,北京轉車時還真在天安門一帶轉了轉,有點親身感受。然而,考試結果出來了:名落孫山!

老老實實地當礦工吧?心里有幾分不甘。過了年,一轉眼到了4月,《人民日報》又登了1978年高考的消息,改為全國統一出題,教育部還編了復習大綱。有了具體的考試范圍,有了臨場經驗,卻張不開口要復習的時間了——已經給過你時間,正兒八經考了一次沒考上,還好意思說嗎?夏季的高山煤礦谷元井正是大戰一百天的生產高潮,誰都不能輕易請假,但考試那兩天如果不是公休,怎么進考場呢?只有一個辦法,把每周的一天公休攢起來,到時候集中使用。

7月20日是考試第一天,第一門還是較有把握的語文,但19日晚上我復習數學到深夜。父親催我睡覺兩次,“馬上,馬上”,我支吾過去,父親苦笑,沒再說什么。后來知道了成績,我數學只考了21.5分,全靠別的科目幫襯,竟考上了鄭州大學中文系——正是我最喜歡讀的系。

77、78級已經成為一個“共名”,一個中國當代史上不同尋常的高等教育現象,一個人人都有故事、整體頗有成就的大學生群體。這個群體現在基本上退出工作崗位了。微信群中,鄭大中文系78級的同學聊起當年,都感慨這個人生轉折,都談到興趣、執著和人生閱歷的作用。知青下鄉或工礦勞動,不管環境如何讓人認命,都沒有撲滅那點對知識的熱愛,對改變命運的渴求。

人生中的偶然常有扭轉命運之力,歷史學家們也似乎越來越重視歷史進程中偶然因素的巨大作用。一個國家,在極“左”盛行了十年之后,再在扭曲的道路上彷徨若干年,并不是沒有可能。不說5年,即使是3年后恢復高考,這個后來活躍于各領域,政治、經濟、軍事和學術都出了不少棟梁之材的群體,就未必會有了。歷史的必然性,就以當年一個務實領導人在教育座談會上當場拍板,馬上恢復高考的偶然性而展現出來!

一個以狂熱始以理性終的時代,一個悲喜交集、不可復制的77、78級,讓人想起馬恩那句名言:一切重大的歷史事變和人物,第一次常作為悲劇出現,第二次則作為喜劇出現。誠哉斯言!

回味備考一絲甜

□ 王 晉

這是一段難忘的時光,經過時間發酵,也許會釀成一杯美酒,前味是苦,間或有酸,后味回甘

每逢高考來臨時,總會觸動一些記憶。今年滋味格外不同,因為家有考生。時間一天天迫近,孩子每天早出晚歸,看著他面前一堆堆的書本、寫不完的卷子,除了端茶送水,似乎幫不上什么。

我的高考在1988年。那時,語文、數學兩門主課滿分還是120,考試沒有現在這么靈活,沒有所謂文綜理綜,沒有英語聽力,很多知識主要靠死記硬背。不知為什么,記憶里,我的高考并沒有太多苦味。細細品來,反而有一絲絲的甜。

復習高考時,我給班里同學創造了一幕難忘的記憶。盛夏的中午,班里特別憋悶。我覺得身體不適,就往教室外走。已經走到后排出門的地方,我暈倒了,頭撞到門上,發出巨大的聲響。醒來時,我在校醫室,一群人圍著我,臉上都是關心。校醫說,“都回去上課吧,她沒事”。我在那里躺了一節課。從那以后,我受到了大家的格外關照。淘氣的同桌天天給我擦桌子,還說“以后再也不敢惹你”,最好的朋友每天泡一杯糖水看著我喝下去,那時沒有互聯網,同學不知從哪里查了食療方給我寫了小紙條……多年后,同學群里,大家說起這件震動全班的“大事”,一位默默無語的同學翻出了當年的日記,“你暈倒是哪年哪月哪日,上午發生日全食,救援人員是哪些同學”。

考場離家挺遠,那時沒有“高考房”,汽車尚未進入家庭。大部分同學都是騎車到考場。媽媽送我入考場后,就去附近的二姨家準備午餐。考完接我過去,進門先飽餐“戰飯”,再午休一會兒,下午接著考。那時,高考是三天,記得作文題是《習慣》。語文老師提前帶著我們練了很多議論文,告訴我們如果能套用一定要用上。走出考場,老師迎上來,滿眼期待,看到我們班的就問:“咱們練的作文,用上了嗎?”有些同學搖搖頭,他有些失望。問到我時,我回答“用上了!”老師喜形于色。

如今,早已不是“千軍萬馬過獨木橋”。現在的孩子面對高考,似乎也比我們多了些淡定。有的孩子家里已在盤算出國,高考并非唯一出路。以前所謂“頭懸梁錐刺股”的拼搏,好像也沒那么多孩子踐行。死記硬背不僅孩子不愿意,老師也多次提醒行不通。看著孩子每天在題海里撲騰,有時我想告訴他,珍惜吧,高考時光!這是一段難忘的時光,經過時間發酵,也許會釀成一杯美酒,前味是苦,間或有酸,后味回甘。

趕上了最難高考

□ 韋 偉

我總是想感謝那些年為夢想努力的自己,沒有因為浪費時間而與夢想失之交臂

“非典”那年的高考,號稱是史上最難高考。教材改革不說,臨時又把考試時間從7月改到6月。那年高考的幾個代名詞:史上最難高考數學題、教改、“非典”、估分報志愿,現在想來仍記憶猶新。

摸底考試從3月份就開始了,“非典”的恐慌好像也是從那時候開始。父親在醫院工作,因為要抽調醫護力量到北京支援,我們得到消息比較早。有一天,他拿了一個白色厚棉質醫用口罩放在我手上,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讓我記得戴上,我出門也就隨手揣進口袋,不以為然。突然有一天,說是從北京到老家的一列火車上,發現了疑似“非典”病例,全城都沸騰了。學校老師每天早上都在校門口等著給大家測體溫,樓道里全是消毒水的味道。學校宣布,從發現疑似病例的那天起,中午需要自己帶飯,不準午休出校門。當時學生們還沒有手機,每到中午,家長只能從學校鐵絲圍欄的夾縫中往里送飯。

突然有一天,老師在家長會上宣布因為天氣原因,從今年開始,高考提前一個月舉行,這就意味著復習時間少了一個月。雪花片一樣的試卷每天落在頭上,母親為我請了兩個化學老師補習,晚自習之后和周末的時間也被填滿,好像連吃飯都可以省掉。

6月就這么來了,早上起來空氣濕漉漉的,但是很涼爽。爸爸特意請假一直在外面陪著我。雖然家長陪考會給考生壓力,但是這又好像是一個儀式,是做父母必須要完成的一個使命。監考老師在入校門前就給每個人測量體溫,有問題的考生會單獨在一個考場隔離。校門口停放著120急救車,這無形中讓空氣里都彌漫著緊張的氣息。只記得數學考試非常難,我還算正常發揮,很多考生出來都哭了。父親怕我受影響,也沒有問一句考得怎樣的話。隨后便是估分報志愿,幾家歡喜幾家憂,大多數同學都進入了理想的專業,全年級有40多位同學去了清華北大。

現在回想起來,我總是想感謝那些年為夢想努力的自己,沒有因為浪費時間而與夢想失之交臂。我后來進入了中國傳媒大學學習錄音專業,成為一名音樂制作人。我的同學有的成為知名畫家在紐約開展,也有的創業有了自己的公司。每次聚會,大家都還會談論起當年的小事。感謝我們匆匆走過的青春,留下了這些純真年代里最美好的回憶。

責任編輯:
網站簡介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網站幫助 友情鏈接 網站公告 網站地圖
Powered by ZhaoKao365.Com Processed in 0.053850 second(s) , 7 queries

最新东方心经2019